说是坚持但也是挺固执的

一个灵魂的放游

踏上千年朝圣之旅

在路上 重新找回遗忘的自己

我把这一段路想得太浪漫了。

当我得知哲青将踏上朝圣之路时,正巧当时我人在巴黎,就二话不说答应飞往西班牙,陪哲青走上一段路。

当然我也不尽然是这样的浪漫主义者。出发前,我也带着正在思考的问题和寻找中的答案上路,然而,结果证明朝圣之路会给每个人不一样的回应。

所以你的也不会和谢哲青一样。

我和哲青约在潘普洛纳(Pamplona)见面,那是奔牛节的城市。

和大家想的一样,如果有机会和哲青一起出国旅行,他应该会滔滔不绝将他知道的学问一股脑儿全部解说出来。那是一种谢教授或谢导游的灵魂,我在潘普洛纳的教堂里,扎实地上了一堂课。

之后从路标、建筑物到冰淇淋,他信手拈来,我真心感觉到他的热心和自己的幸运。

这是我在出发前的想像,事实证明果然如此。这应该也是大家认识的谢哲青。

但是在出发后,我发现有一种更真实的谢哲青,那会是我陪走这一段路的最大收穫。

在哲青抵达巴黎之后,就先上演一齣令人担心的戏码,他掉了所有的信用卡。我接到来自谢太太(娃娃)的求助,在潘普洛纳先帮他刷了那间海明威住过的饭店房费。

我也住了进来,希望能好好感受这间饭店,这是我也是他这趟旅程中最昂贵的一夜。

他兴奋地告诉我海明威和这间饭店以及这座城市的关係,他告诉我海明威对他的影响,但是他没告诉我隔天早上四点半就得出发上路。所以我还傻傻期待着饭店的丰盛早餐(这间饭店的早餐评价很高),以为那会是接下来几天中最豪华的一餐。

第一天见到哲青,他已经晒得超黑,脖子脱皮,背上长了水泡,我很替他担心,他既不擦防晒也不擦晒后凝露,徒步不到一週已经是这副模样。

可是他一派轻鬆自在,带着我走过潘普洛纳几个重要景点。直到读这本书时我才知道,书中这位扁平足男孩经过几天的疾走已经达到身心灵极限的引爆点。

隔天的路上,我以轻盈的步伐领先。或许,如果我可以体贴一点,我会多说些安慰他的话。但这些话还没说出口,我就发现了一些问题。

「你竟然背着你二十二年前旅行的后背包?你不知现在的背包比较好用也比较轻又符合人体工学吗?对于这种负重的长途徒步旅行,为什幺要背这样的后背包呢?」

「你竟然穿着七年前的登山鞋来走朝圣之路,难怪你脚步蹒跚,这鞋子太重又不适合走路啊!」

「你带这幺多不必要的东西干幺?你还带书!我回去时帮你带回去好了!」

「我们找个地方买新的鞋子和包包好不好?否则你怎幺面对接下来的七百公里?」

「不然我离开时和你交换背包好了?」说是坚持,但也是挺固执的。我记得出发前和他吃饭,他还交代我要带专业好走的鞋子和装备!

当时和哲青讨论,我其实并不清楚这个背包和鞋子都有着他人生中另外的意义。带它们出门,就是在朝圣之路上对自己人生做另一次的巡礼。

不到一年前我还把谢哲青当成偶像,我连和他讲话都感到紧张。而此时,我已经和他走在朝圣之路上,除了偶尔碎碎念之外,从他在巴黎掉了所有的信用卡开始,我一路上还帮他捡了太阳眼镜和水壶。

其实在这段路上,我们也没有太多交谈。因为对我而言,那也是是一种心志和体力的磨练。第二天,我的右膝就已经痛得要命。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天,走在一望无际的丘陵路上,两旁风景是接下来几小时路程也没有改变的麦田,没有什幺寻找人生答案这件事,我只觉得絶望。

他走过来,突然丢了一句话给我。

「你觉得,我是不是一个骄傲的人?」这句话出现在我最累最厌世也最怀疑自己的时候。

我告诉哲青,「你让我慢慢地想一想。」我并没有答案。因为在朝圣之路上,这段路只会向我们丢问题,那些出发前预备好的题目,一直都找不到解答。后来我发现,一旦问题消失了,也就不需要找答案了!或许此刻哲青也不再需要问这个问题了!

我想起出发后的第一天,哲青就接到一位好朋友突然离去的噩耗。在读这本书时发现他完全跳过了这一段。

但我试着回答,「你是一个忠心的好朋友。你并没有任意贩卖你内心真实的感情和眼泪。但同时你也太固执了!不轻易在别人面前展现出真正的需要。你将心事往心里藏,将别人对你的评价转身为八百公里的脚步。你是值得为自己感到骄傲的。」

说是坚持但也是挺固执的
 

谢哲青

丰富的学养和多领域的涉猎,曾被日本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报纸专题报导,为华人圈闪亮的艺术、旅行说书人,长期担任国内各大型艺术文物展策展顾问与代言人。现主持《青春爱读书》荣获第51届电视金钟奖教育文化节目奖。着有《钞写浪漫》、《星空吟游》等多本着作,百科全书式的行文风格,深受广大读者喜爱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